中国传统文化论坛|中华传统文化论坛|弟子规夏令营-中国传统文化网

《黄帝内经》的天文医学思想

作者:传统文化        点击: 次         时间:2012-04-07        来源:中国传统文化网

《内经》蕴涵有较为丰富的古天文学内容,运用天文学知识说明医学原理,建构医学体系。

一、《内经》的宇宙结构学说及其医学意义

  (一)《内经》的宇宙结构学说

    我国古代的宇宙结构学说,主要有盖天说、浑天说和宣夜说三种。第一,盖天说,始于西周前期,主要记载于《周髀算经》。该说认为宇宙天地的构形是天圆地方:天形如张盖,顶八万里而向四周下垂,日、月、五星在天穹上随天旋转;天如同一磨盘,被推着左转(从东向南向西),太阳和月亮在“天”这个左转的磨盘上右行(从西向南向东);天穹象一个斗笠,大地象一个倒扣着的盘子,北极是天的最高点,四周下垂;天穹上有日月星辰交替出没,在大地上产生昼夜的变化,昼夜变化是因为太阳早上从阳中出,而夜晚入于阴中。第二,浑天说,始于战国时期,主要记载于东汉张衡的《浑天仪注》。该说认为:天是一个浑圆的球,象一个鸡蛋。其中一半贮有水,圆形的地球浮在水面上,天之包地,犹壳之裹黄。中空的圆球如车轱般旋转,日、月、星辰附着在圆球的内壳上运行。周旋无终,其形浑浑。第三,宣夜说,始于战国时代,主要记载于《晋书·天文志》,认为天既不是一个蛋壳,也不是一个苍穹或圆面,而是无边无涯的空间,空间充满了气,日月星辰飘浮在气中,它们的运动受到气的制约,气的作用和运动不是任意的,而是有一定规则的。

    对于宇宙的结构,《内经》中有盖天说、浑天说和宣夜说的描述。《灵枢·邪客》说:“天圆地方,人头圆足方以应之。”含有盖天说思想。《素问·五运行大论》说:“帝曰:地之为下,否乎?岐伯曰:地为人之下,太虚之中者也。帝曰:冯乎?岐伯曰:大气举之也。”认为大地悬浮于宇宙之中,但不是凭借水的作用托浮,而是依靠大气的力量支撑。反映浑天说思想,又含有宣夜说的成分。《素问·宝命全形论》说:“天覆地载,万物悉备,莫贵于人。人以天地之气生,四时之法成。”有盖天说的成分,但主要是强调“气”的作用,因而含有宣夜说思想。可以说《内经》的宇宙结构观主要是浑天说与宣夜说。


   (二)《内经》的宇宙结构学说的医学意义

   《内经》认为太虚大气托举大地是由于太虚大气形成了天地,按不同性质将太虚大气分为两大类,即阴气和阳气,并由阴阳二气形成了天地。所谓“积阳为天,积阴为地”,“阳化气,阴成形”,“清阳上天,浊阳归地”(见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),说明天是清阳的聚积,由于阳气轻清,升散飞扬,不停地运动,因而没有形体;地是浊阴的堆积,由于阴气重浊,沉降凝结,静而固守,因而累积的阴气成了具有形体的大地。

    由于《内经》强调大气贯穿于宇宙各处,包括人体内之脏腑经络,因而在它推步气的周日运行即推步太阳周日运行时,自然地将人体与宇宙结构联系起来,将人体气血运行与日行二十八宿直接联系起来。其太虚大气的运行规则不仅用以描述昼夜进程、四季进程,而且用以描述对人的影响。《内经》认为:“人以天地之气生”,太虚大气形成了天地和人,太虚大气不仅作用于大地,而且作用于人。作用于大地的寒暑燥湿风火六种阴阳程度不同的气也作用于人。以此推测人体得病的情况。

   《内经》对天文现象的描述,往往带有占星术色彩。如《灵枢九宫八风》的九宫图与西汉太乙九宫占盘格局大体一致。古代占星术用于医学,它不是从原始的前兆迷信中产生的,而是由具有丰富天文、气象知识的医学家创造出来的。其中有一部分古天文、历法、气象知识,也有一部分具有必然因果联系的征兆观,因而反映了人与自然密切相应的观点,这些都是我们应当继承的。


二、《内经》的天球思想及其医学意义

    《内经》的天球思想与浑天说、宣夜说的宇宙观思想有密切关系。

    中国天文学家假想天球上存在一些点和圈,把地球轴线无限延长的线与天球的交点称天极,其中在北方上空与天球的交点称北天极;地球赤道无限延长的平面与天球相交的大圆圈称天赤道;地球公转轨道平面无限延长与天球相交的大圆圈称黄道;地平面与天球相交的大圆圈称地平圈。天赤道从东向西划分为十二个方位,以十二地支标记,称十二辰。十二辰以正北为子,向东、向南、向西依次是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。正北为子,正东为卯,正南为午,正西为酉。《灵枢·卫气行》所说的“子午为经,卯酉为纬”即指此而言。天球上有了这些基本的点和圈,天体的视位置和视运动才能够得到精确的表述。

   《内经》认为天球是一个以地球为中心的球形天空,这个天球不是宇宙的界限,但是它的“存在”对于观察天体的视位置和视运动客观上提供了行之有效的天文背景。由于地球自西向东自转和公转,《内经》所涉及的天体在天球上呈现现出两类运动:天球的周年视运动,其中二十八宿在赤黄道带、北斗七星在恒显圈内自东向西左旋,日月五星在黄道自西向东右旋;全部天体的周日视运动,自东向西左旋。

   (一)日月的运动及其医学意义

    1、日月的运动 对于日、月和五星的运动,《素问·天元纪大论》表述为“七曜周旋”的形式。七曜,即日、月和五星。七曜周旋,是指古人站在地球上所见到日、月、五星等天体在黄道上的视运动。

    太阳的视运动有周日视运动和周年视运动两种。太阳的周日视运动自东向南向西左旋,太阳的周年视运动自西向南向东右旋。《内经》对太阳视运动的描述是和昼夜四时相联系的,例如《灵枢·卫气行》所说的“昼日行于阳二十五周,夜行于阴二十五周”,是说太阳的周日视运动;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所说的“天有八纪”,是指太阳的周年视运动中,太阳在黄道上的立春、春分、立夏、夏至、立秋、秋分、立冬、冬至八个不同的位置而言。

   月亮在空中的周期运动有两种,一种是月相的朔弦望晦变化,称朔望月周期;另一种是月球在恒星背景中的位置变化,即月球绕地球公转一周的运动,称恒星月周期。对于朔望月,《素问·八正神明论》提到“月始生”、“月廓满”、“月廓空”的月相盈亏盛衰变化。《灵枢·岁露》说:“故月满则海水西盛”、“月廓空则海水东盛”,已经认识到月亮是引起潮汐的主要因素。对于朔望月周期,《内经》没有明确论及,但《素问·六节藏象论》有“大小月”的记载。对于恒星月周期,《素问·六节藏象论》仅仅提供了“日行一度,月行十三度有奇焉”的数据。“月行十三度有奇”,即月亮每日在周天运行的度数。《内经》以周天为365 1/4度,每日行13 7/19度,则恒星月周期应该是365(1/4)÷13(7/19)=27.32天。

    2、日月的医学意义 《灵枢·岁露》说:“人与天地相参也,与日月相应也。”说明日月与人有密切关系。日的医学意义,首先表现在太阳的能量对人体阳气的影响上。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说:“阳气者,若天与日,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。故天运当以日光明。是故阳因而上,卫外者也。”人体的阳气,就象天空中的太阳一样,具有维持生命机能,保卫机体和抗御外邪的作用。其次是形成与周日视运动相应的生理节律。该篇又说:“故阳气者,一日而主外,平旦人气生,日中而阳气隆,日西而阳气已虚,气门乃闭。是故暮而收拒,无扰筋骨,无见雾露,反此三时,形乃困薄。”平旦、日中、日西、日暮,是太阳周日视运动的不同位置所确立的昼夜时间。当人体处在太阳周日视运动确立的不同时间时,人体中的阳气也随太阳所布阳气的变化而变化,白天阳气活跃于外,晚上阳气收敛于内。当阳气拒守于内时,不要扰动筋骨,不要接近雾露,避免邪气的侵袭,这是养生所必须注意的基本法则。

   月的医学意义,主要体现在月人相关的思想上。首先,月相盈亏的变化对人体血气、肌肉、经络的生理活动产生周期性的影响。《素问·八正神明论》说:“月始生则血气始精,卫气始行。月廓满则血气实,肌肉坚。月廓空则肌肉减,经络虚,卫气去,形独居。”《灵枢·岁露》进一步提出:“月满则海水西盛,人血气积……至其月廓空则海水东盛,人气血虚”,从月相盈亏、月亮对地球的引潮现象考察了月对人的生理作用。其次,月相盈亏对人的发病有影响。《灵枢·岁露》的认识是:月满之时“肌肉充,皮肤致,毛发坚,腠理郄,烟垢著。当是之时,虽遇贼风,其入浅不深”;至其月廓空之时,“其卫气去,形独居,肌肉减,皮肤纵,腠理开,毛发残,腠理薄,烟垢落。当是之时,遇贼风则其入深,其病人也卒暴。”临床诊治疾病或判断预后时,应该结合天时月相。为此,《灵枢·岁露》提出了“乘年之衰,逢月之空,失时之和”的“三虚”原则,逢三虚,则发病急暴,“其死暴疾”。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也指出“遇月之空,亦邪甚也”。再次,月相盈亏,影响治疗效果。《内经》也论述颇多。《素问·八正神明论》指出:针刺的治疗原则是“月生勿泻,月满无补,月郭空无治。”因为“月生而泻,是谓脏虚;月满而补,血气扬溢,络有留血,命曰重实;月郭空而治,是谓乱经。”针刺的具体手法中“以气方盛也,以月方满也,以日方温也” ,故要“泻必用方”。对于针刺的用穴数也有明确的规定。《素问刺腰痛篇》说:“以月生死为 数。”王冰注曰:“月初向圆为月生,月半向空为月死,死月刺少,生月刺多。《素问缪刺论》曰:‘月生一日一,二日二 。’渐多之。十五日十五 ,十六日十四 ,渐少之。”

   (二)五星的运动及其医学意义

    1、五星的运动 五星指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星,《内经》又称太白、岁星、辰星、荧惑、镇星。五星的视运动指观察者从地球上看行星在天球上的位置移动。《素问·气交变大论》论述了五星的视运动,认识到行星的视运动有徐、疾、逆、顺、留、守的运动变化规律,有“以道留久,逆守而小”、“以道而去,去而速来,曲而过之”、“久留而环,或离或附”三种运动轨迹,还论述了五星的亮度与颜色的变化,认为五星在运动轨迹的各个位置上,亮度和大小有着不同的变化,尤其是地外行星在冲前后,也就是逆行时,往往显得最亮。

    2.五星的医学意义 《内经》认为,天上的五大行星是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应天之气的表征,直接影响到人的五脏,《素问·金匮真言论》说:“东方青色……其应四时,上为岁星”;“南方赤色……其应四时,上为荧惑星”;“中央黄色……其应四时,上为镇星”;“北方黑色……其应四时,上为辰星”。义为五大行星是由五行之气化成的。《内经》还认为,岁运和五大行星视运动有关。《素问·气交变大论》说:“岁运太过,则运星北越;运气相得,则各行以道。”岁运太过,则主岁的运星向北偏行;如果没有太过与不及,就在正常轨道上顺行。不仅如此,岁运还与五大行星颜色的变化有关。《素问·气交变大论》说:“故岁运太过,畏星失色而兼其母;不及,则色兼其所不胜。”五大行星的颜色有正常、兼其母和兼其所不胜三种颜色。所谓兼其母的颜色,如岁星为木行的青色,兼有水行的青黑色;所谓兼其所不胜的颜色,则兼有金行的白色。显然,这三种颜色都与岁运有关系,体现了五星对医学有影响。


(三)北斗星及其医学意义

    1、北斗星 北斗星由北方天空恒显圈内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七颗较亮的恒星组成,古人用假想的线把它们连接起来,象酒斗的形状,所以称为北斗。其中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四星组成斗身,叫斗魁,又称璇玑;玉衡、开阳、摇光三星组成斗柄,叫斗杓,又称玉衡。天枢、天璇两星之间划一条连线并延长五倍处,便是北极星,北极星又称“北辰”,是北方的标志。北极星居中,北斗星自东向西运转于外,旋指十二辰。北斗星主要用来指示方向,确定时节。

   《内经》中多处提到北斗星和北极星的名称。《灵枢·九宫八风》有“太一”、“招摇”的记载,“太一”即指北极星,“招摇”,指北斗星的斗柄。《素问·天元纪大论》还有“九星悬朗”的说法。公元前二千年前,北斗星靠近北极,北斗七星连同斗柄延伸下去的玄戈(牧夫座λ)、招摇(天龙座λ)都在恒显圈内,故称“九星悬朗”。《内经》还有北斗星围绕北极星回转不息的描述,如《灵枢·九宫八风》叙述了“太一”依次移居九宫,实际上说明北斗星围绕北极星回转不息,旋指十二辰的运动。

    2、北斗星的医学意义 首先,以北斗指向推知四时阴阳变化来解释六经证候的病理机转。例如《素问·脉解》说:“太阳所谓肿腰 痛者,正月太阳寅,寅太阳也,正月阳气出在上而阴气盛,阳未得自次也,故肿腰痛也。”正月为一年之首,太阳为诸阳之首,故正月属于太阳,而月建在寅,是阳气升发的季节,但是阴寒之气尚盛,阳气当旺不旺,病及于经,所以腰肿、臀部疼痛。其次,以北斗指向推知四时气候变迁,八方气象变化对人体的影响。例如《灵枢九宫八风》说:“太一移[徙]日,天必应之以风雨,以其日风雨则吉,岁美民安少病矣。先之则多雨,后之则多汗[旱]”。太一从一宫转向下一宫的第一天,也就是交换节气的日子,如果风调雨顺,则年景必然谷物丰收,民众安居,很少疾病。假若交节之前有风雨,是气候有余,就会多雨;假若交节之后多风雨,是气候不足,就会多旱,雨、旱天气人就多病。

(四)二十八宿及其医学意义

    1、二十八宿 古天文学为了观测日、月、五星的运行确认了二十八群恒星标志,称为二十八宿。二十八宿不仅和四象结合,并且和五色、五方、五行相结合,东方苍龙,包括角、亢、氐、房、心、尾、箕七宿;南方朱雀,包括井、鬼、柳、星、张、翼、轸七宿;西方白虎,包括奎、娄、胃、昴、毕、觜、参七宿;北方玄武,包括斗、牛、女、虚、危、室、壁七宿。《内经》中已有记载。《灵枢·卫气行》说:“天周二十八宿而一面七星,四七二十八星,房昴为纬,虚张为经。”二十八宿的划分,主要是以土星的视运动作为依据的。《素问·八正神明论》说:“星辰者,所以制日月之行也。”这个“制日月之行”的星辰就是分布在赤黄道上的恒星群。此外,又根据木星12年一周天,每年行经一次,在赤黄道上自西向东把二十八宿重新划归为十二次。十二次的名称是星纪,玄枵、 訾、降娄、大梁、实沈、鹑首、鹑火、鹑尾、寿星、大火、折木。十二次是以牛宿所在的星纪作为首次。十二次与二十八宿具有对应的关系。此外,二十四节气与十二次的形成有着渊源的关系,二十四节气产生于十二次。

    2、二十八宿的医学意义。首先,依据二十八宿确立人身经脉长度、营卫行度,《灵枢·五十营》说:“气行十六丈二尺,气行交通于中,一周于身,下水二刻,日行二十五分。”根据日行28宿,经过12时辰,水漏下100刻,卫气行身50周,呼吸13500息以及一息脉行0.6尺的基本数据,推算人身28脉的总长度为16丈2尺,日行一宿卫气行度为1.8周、水下一刻卫气行度为0.5周。其次,根据二十八宿确立十干统运原则。十干统运,又称中运、岁运,通主一年的气运,是推算客运的基础。十干统运的规律是:“甲己之岁,土运统之;乙庚之岁,金运统之;丙辛之岁,水运统之;丁壬之岁,木运统之;戊癸之岁,火运统之。”(《素问·天元纪大论》)古人仰观天象,发现丹天、天、苍天、素天、玄天五色之气横贯周天二十八宿,而二十八宿又与天干地支方位对应,根据五色之气所在的宿位便可以确定十干统运的原则。

   《内经》是以虚宿为冬至,反映的是夏代的天象。《素问·脉解》说:“太阴子也,十一月万物皆藏于中。”张介宾注:“阴极于子,万物皆藏,故曰太阴子也,”“一阳下动,冬至候也。”(《类经·疾病类十一》)根据“子午为经”和“虚张为纬”的说法,《内经》的冬至点是在虚宿。根据《内经》的天象,二十八宿、十二次、二十四节气具有反旋的对应关系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上一篇:《黄帝内经》的历法医学思想
下一篇:没有了
>> 返回首页 
网站首页 | 网站公告 | 新闻中心 | 高级搜索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友情链接:
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
Copyright © 2011 中国传统文化网 版权所有